期货追板兴业银行首单ABS:一场默契的交易

  • 时间:
  • 浏览:6
  • 来源:联合证券融资融券开户-广发证券股票配资官网的用户多

马年伊始,正当市场高度关注中诚信托30亿矿产信托产品兑期货追板付风险之际,中诚信托仍泰然地完成了一款新金融产品的发行。

这款产品就是1月24日,由兴业银行作为发起机构,将符合标准的信贷资产期货追板打包给中诚信托,后者发行以信托财产为支持的“兴元2014年第一期信贷资产证券化信托资产支持证券(ABS)”(以下简称“兴元信贷证券”)。

据记者了解,兴元信贷证券最终在银行间债券市场以1.59倍的超额认购完成51.84亿元的发行。不过,据参与兴元信贷证券交易的银行人士反映,参与兴业银行ABS发行的报价是人情价,如果单从投资角度考虑,不会参与此次交易。

作为风险自留新规(2013年12月31日,中国人民银行和银监会联合发布信贷资产证券化发起机构需保留不低于5%的基础资产信用风险)后,首单由银行发起的ABS,也预示着人民银行开始处理堆积在商业银行的两大问题——信用风险和流动性风险。

“人情”交易

据记者了解,兴业银行ABS发行阵容堪称豪华,包括交通银行、中国邮政储蓄银行、招商银行、北京银行在内8家商业银行以及以中信证券为主承销的6家券商参与其中。

发行说明书显示,兴业银行拿出50笔共计51.84亿元的未偿还贷款作为兴元信贷证券的发行资产。其中金属及采矿业的未偿本金余额合计占资产池总本金余额之比为37.61%,建筑及建造业占比为25.3%,政府、政府相关实体及财政贷款占比为8.68%,此三类贷款未偿本金余额占比达71.59%。

中诚信托将此分为优先A1-1档、优先A1-2 档、优先A2 档、优先B 档和次级档资产支持证券,分别发行15亿元、7亿元、20.48亿元、5亿元和4.36185亿元。

从两家不同类型的评级公司出具的评级结果看,此次交易的“人情”意味颇为明显。

在中诚信评级公司(主要向出售资产的公司期货追板收取费用)的评级中被授予AAA级的入池金额达到30.75%,而中债资信(主要向购买资产的公司收取费用)授予的AAA级入池金额只有6.75%。而前者没有给予A以下的评级,但后者将7.45%的入池金额列为A以下的评级。“如果我们完全依照中债资信的评级来报价。兴业银行可能不能完成此次发行或者要出钱大幅补贴收益。”上述参与兴元信贷证券交易的银行人士告诉记者。

发行说明书显示,入池资产加权平均年利率为6.15%,单笔贷款最高年利率为7.80%。有券商投行部人士告诉记者,目前AAA以下评级的债券收益率要在8%以上才有可能顺利发行,AA-以下评级的债券等同于全球的非投资级(垃圾债)。

不过最终,兴元信贷证券的优先A1-1档、优先A1-2 档、优先A2 档、优先B 档分别被定在6.4%(固定利率)、6.5%(固定利率)、6.5%(一年期定期存款为基准的浮动利率,加中标利差3.5%)和7.5%(一年期定期存款为基准的浮动利率,加中标利差4.5%)。

对于此次交易,上述参与兴元信贷证券交易的银行人士说,考虑到随后他所在的银行也将发行此类产品,即便各档收益率远低于市场同类评级产品价格,还是出资认购一定份额的产品。“人民银行将资产证券化定为盘活商业银行存量资产的主要工具,各家银行都要参与其中成为发行方、购买方。由此,我们不在产品定价上为难其他银行,不给随后自己的发行制造不必要的麻烦。”

一位看过兴元信贷证券入池资产基本情况的银行高管认为,现在像煤炭企业,如果还款期限超过2年,很难确保不出现还款问题。发行说明书显示煤炭开采和洗选业贷款占比27%,以河南和山西两省为主,其多为无抵押的信用贷款,贷款期限为两年。

对此,上述参与兴元信贷证券交易的银行人士告诉记者,他们十分清楚此次入池资产的贷款样本数量太低,个体违约将造成对资产池本金产生巨大侵蚀。不过,他们相信出于对其他机构、对自己负责的态度,即便贷款企业出现违约,最终兴业银行将进行刚性兑付。

“而这样的分级也显得多此一举,因为银行单从安全性和收益率角度来考虑购买最高级别或者收益最高的产品。”上述参与兴元信贷证券交易的银行人士说。

在上述参与兴元信贷证券交易的银行看来,资产证券化是各家商业银行都要完成的任务,银行通过证券化可以将信用风险从资产负债表中移除,同时盘活了存量资产。

情理之中

对于兴业银行成为风险自留新规后首家发行ABS的银行,一位兴业银行高管认为是情理之中。“在多个省市,兴业银行的实际资产(表内加表外)甚至超过了当地的四大国有银行。从去年下半年开始,当地监管机构就开始要求我们大力压缩资产规模。”他说。

上述兴业银行高管表示,发展迅猛的主要原因在于兴业银行以“敌退我进”的方式开展业务。2011年时,当其他银行都在减少地方融资平台、房地产贷款时,兴业大胆进入;当2013年,其他银行开始减少国有企业贷款时,他们选择进入。

具体操作上,兴业银行以理财产品将资产进行证券化处理的方式来操作。一方面将信贷资产转让给信托公司,以发起人名义将信贷资产交由信托公司包装成信托受益权凭证,实现信贷资产标准化,经过企业或其他银行过桥,兴业银行再以代客理财或自有资金名义将收益权凭证购回,表内资产转表外与信贷资产收益兼得。

另一方面就是,针对信贷额度不足或与不符合信贷政策的融资需求,由兴业银行牵头,信托公司发行信托贷款,经过企业或银行过桥,兴业银行购买信托受益权形式完成融资。“理财和信托产品与资产证券化产品相比风险承担界定模糊,尤其是难排除原始权益人或发起人的隐性担保,风险仍然集中在银行。”之前的兴业银行高管说。

接受记者采访的业内人士认为,自2013 年1季度以来,以兴业、光大、宁波银行和浦发银行为代表的商业银行在同业业务之外发展出以信托受益权投资为主的证券化渠道,不过这一领域的风险不容小觑,其中包括银行杠杆率上升、贷款透明度不足以及潜在的资本金和拨备不足等问题。

监管层的考虑

回看中国信贷资产证券化的发展历程,可谓是从缓步向前到如今不得不发展。

2005年,人民银行与银监会联合发布《信贷资产证券化试点工作管理办法》。之后到2008年,国开行、建行、工行、浦发银行、兴业银行等13家银行累计发行541亿元的资产证券化的核心产品。然而随着美国次贷危机爆发,资产证券化一夜之间被冠以“有毒资产”,中国的资产证券化步伐由此全面陷入停滞。

对于此时,大力推行资产证券化的做法,多家银行金融市场部相关人士表示,这也意味着2013年由银监会主导推进的“债权直接融资工具和银行资产管理计划”或将被搁置。“相比与此次资产证券化的快速发行,人民银行依然严格限制债权直接融资工具的发行额度。”其中一家银行金融市场部人士说。

在他看来这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因为后者最大的问题在于商业银行的信用风险将伴随债权融资工具的扩张而增加并继续由商业银行自己来承担。而资产证券化通过直接融资行为将表内的信贷资产转化为表外的证券产品,从而减少商业银行流动性风险、分散信用风险。

此时,面对坐拥151.35万亿元的商业银行,资产证券化被赋予了缓解信用风险和流动性严重失衡的责任。

对于当前的金融创新,数据上看似间接融资(贷款)比例在下降,直接融资(债券、非银行渠道融资)比例在上升,其实并非如此。以银信合作为代表的金融创新将风险仍集中在商业银行。这主要表现在商业银行将“银行—企业”的融资模式转变为了“银行—其他金融部门(信托、券商、保险)—企业”的模式,项目由商业银行牵头,间接持有债权完成对企业的融资。

中国进出口银行副行长曹彤认为,银行发起直接融资的初衷是为了回避信贷额度的监管,满足社会旺盛的信贷需求,因此,一方面直接融资行为几乎绝大部分对应着信贷资产,另一方面则是表外业务并非是对表内信贷资产的代替,相反,是与表内信贷类资产同时快速发展,表现为表内+表外信贷类融资行为同时“饥渴性”扩张。

如果直接融资行为是对银行表内信贷资产代替的话,则全社会资金杠杆不会增加,基本等同于银行杠杆率,全社会的资金流动性保持不变;但如果不是代替而是并行扩张,则全社会资金杠杆率将在银行杠杆率基础上进一步增加,固化社会资金流动性,造成商业银行流动性紧张。

中诚信托的几乎违约以及去年金融市场市场发生两起钱荒,都反映了人民银行要达成保持适度流动性,实现货币信贷和社会融资规模的合理增长所面对的挑战。

由此,人民银行大力推行资产证券化是在控制货币供给的同时为商业银行“找钱”,即迫使商业银行以出让资产的方式获取资金来解决自身流动性不足,而非每当货币市场利率出现波动时提供流动性支持。最终达到,其流动性闸门对市场融资过快扩张起到调节和制约的效果。

上述参与兴元信贷证券交易的银行人士认为,从预防流动性风险和信用风险来说,人民银行推行资产证券化的初衷是好的,但商业银行内部对此也有自己的打算。“商业银行内部存在决策层与利益层的利益目标并不一致。一方面决策层卖资产符合化解存量风险的政策,但对于以利益为主的业务部门来说,这就等于拿走了他们潜在收益。最终,商业银行都不太愿意出售自己资产。”他说。